咨询热线 182-5691-8400、133-0569-6978

保证人行使追偿权的范围

2016-12-10 11:32:24     次浏览

保证人行使追偿权的范围

作者:王舒

    一、案例:

    2010年1月28日,曾某与某银行签订个人购房借款合同一份,约定曾某向某银行借款人民币52万元,用于购买位于宜兴市房屋,借款期限为10年。同日,曾某与置业担保公司签订个人住房贷款阶段性担保协议书,约定置业担保公司为曾某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保证,并对置业担保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后,追偿权的行使、追偿费用的承担等均作了明确约定。2009年11月12日,置业担保公司与中星公司签订期房按揭贷款担保协议,约定中星公司为置业担保公司提供阶段性保证担保。借款合同履行过程中,曾某未按约还款,某银行向无锡市崇安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崇安法院)提起诉讼,崇安法院于2014年1月26日作出民事判决书,判令曾某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某银行偿还所有欠款本息及律师费、诉讼费等,置业担保公司对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曾某未按该判决偿还任何欠款,某银行向崇安法院申请执行,2014年6月9日,崇安法院从置业担保公司下属分公司账上划走546977元。置业担保公司为追索该债权委托律师参与诉讼,并支付了律师费17184元。嗣后,担保公司向法院提起追偿权之诉。对于执行费以及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是否属于追偿权的范围引发争议。

    二、法院经审理认为

     置业担保公司与中星公司签订的期房按揭贷款担保协议合法有效,置业担保公司与中星公司间的连带责任担保关系成立;曾某未能按期还款,置业担保公司在崇安法院判决生效之后,作为连带保证责任人,应按判决书履行相应的保证责任,但置业担保公司未予履行,由此产生的迟延履行金4312.12元及执行费7791.86元,属于置业担保公司支出的非必要的花费,因此不享有对中星公司的追偿权。置业担保公司代偿之后,向中星公司追偿垫付款503354.48元及相应利息,并要求中星公司承担已实际支付的按照垫付款503354.48元计算的相应律师费的主张,符合约定,予以支持。

    三、争议焦点:

     1、如何理解保证人的追偿范围?换言之,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范围应否限于“其他从属于债务人之负担”?

    《担保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当事人对保证担保的范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保证人应当对全部债务承担责任。”
法律在赋予保证人追偿权的同时,对法定的担保的范围做了具体规定,但仍赋予保证人可以在保证合同中对担保的范围做具体规定,因此,法定的保证担保范围中不包含迟延履行金及执行费用,若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担保的范围包含迟延履行金及执行费用时,可以依据当事人的约定作为判断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依据。但保证责任从属于主债务,原则上保证责任的范围及强度不能超过主债务的范围及强度,若脱离主债务,扩大承担保证责任的范围,有违从属性原则,更会给相关责任主体滥用权利提供土壤;另外,保证人对超出主债务的范围外承担的保证部分将无法向主债务人行使追偿权。

    2、保证人在履行保证责任时有过错,是否会影响追偿权的行使?

    我国学界通常把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无过错(或称无过失)列为保证人追偿权的行使条件(或称成立要件)之一。他们认为“无论保证原因关系是委托关系还是无因管理关系,保证人履行保证责任时都应当负善良管理人的注意义务,违背此种义务即构成过错。保证人在承担保证责任上有过错的,保证人丧失求偿权。
   笔者认为,作为保证人,应当及时履行法定的保证责任,其在承担保证责任之后,完全可以依据法律规定向债务人主张追偿权。设立保证担保制度的初衷系保障债权人利益的实现。当债务人及保证人均怠于行使债务清偿责任,致使债权人权益得不到保障,债权人依据生效的裁判文书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时,为此产生的迟延履行金及执行费用属于保证人与债务人没有及时履行还款义务产生的损失。此部分损失,考虑到保证责任的类型不同:在一般保证责任中,保证人享有先履行抗辩权,主债务人未承担还款责任时,债权人主张保证人承担迟延履行金及执行费用时,保证人可以先履行抗辩权进行抗辩;而在连带保证责任担保中,债务人与保证人承担的是无先后顺序的连带责任,双方均怠于行使清偿责任,保证人对在执行程序中垫付的迟延履行金吉执行之诉的费用原则上不应当享有追偿权,但双方对追偿范围另有约定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


声明:本文系安徽金亚太公司律师团队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公司律师团队,地址位于合肥市庐阳区北一环濉溪路278号财富广场首座1401室,咨询电话18655115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