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82-5691-8400、133-0569-6978

股权代持纠纷中,实际出资人应举出哪些证据方可证明其与名义股东存在股权代持关系

2020-11-09 15:02:04     次浏览

法条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十四条之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订立合同,约定由实际出资人出资并享有投资权益,以名义出资人为名义股东,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对该合同效力发生争议的,如无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有效。前款规定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因投资权益的归属发生争议,实际出资人以其实际履行了出资义务为由向名义股东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名义股东以公司股东名册记载、公司登记机关登记为由否认实际出资人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实际出资人未经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请求公司变更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记载于股东名册、记载于公司章程并办理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名义股东将登记于其名下的股权转让、质押或者以其他方式处分,实际出资人以其对于股权享有实际权利为由,请求认定处分股权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的规定处理。名义股东处分股权造成实际出资人损失,实际出资人请求名义股东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案例简述

       原告陈立美与被告金达利公司签订《股权代持协议》,约定原告委托被告以被告名义向第三人龙泉驿稠州银行出资人民币100万元,该出资及持股数额以被告名义记载于第三人公司章程和工商登记等相关文件中,实际所有人为原告。协议第四条约定,等相关政策允许股权过户后,被告必须将其代持的股权全部转让给原告,并在30日内协助办理股权变更登记事宜。协议第五条约定,被告违反协议规定,应当按照本协议股权转让总金额的30%支付违约金。协议由陈立美及被告法定代表人陈六正签字,并盖有被告公章,协议载明的签订日期为2012年1月11日。同年2月28日原告委托案外人陈晓红将投资款100万元转账给被告法定代表人陈六正,被告向原告出具收条。同日被告向第三人实际出资630万元,占注册资本总额比例3%。同年5月17日,第三人龙泉驿稠州银行成立,章程载明被告持股金额630万股,占股比例3%。原告陈立美向法院提起诉讼,具体诉讼请求:一、确认《股权代持协议》有效,被告持有第三人的100万股股份及其相应股东权益为原告所有;二、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违约金的金额为第三人的30万股股份及其相应股东权益;三、判令被告协助原告办理股东变更手续,将原告记载于第三人的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并办理工商变更登记;四、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法院判决

      本院认为,根据原告变更后的诉讼请求及所列当事人身份,本案系原、被告之间的合同纠纷。首先,关于合同效力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订立合同,约定由实际出资人出资并享有投资权益,以名义出资人为名义股东,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对该合同效力发生争议的,如无《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有效。本案原告作为实际出资人、被告作为名义股东,双方订立的《股权代持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尚无证据表明该协议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无效情形,故该协议依法应认定有效。告关于确认协议有效的诉讼请求依法可予支持。其次,关于股份及股东权益归属问题。由于《股权代持协议》系原、被告双方之间的约定,没有证据表明第三人或第三人的股东认可协议内容,故该协议仅在合同当事人之间产生约束力,对第三人无约束力。原告作为实际出资人如果要求从第三人公司外部进入公司内部,主张享有股东权益,则应按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进行操作,不属本案原、被告之间合同纠纷的审查范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因投资权益的归属发生争议,实际出资人以其实际履行了出资义务为由向名义股东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本案原告不是主张投资权益的归属,而是要求确认第三人100万股股份及股东权益的归属。本院认为,投资权益与股东权益是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投资权益系基于出资事实而应享有的权益,例如公司分红权等,而股东权益系基于股东身份而应享有的权益,例如股东决策权等。原告在本案中主张的股东权益,涉及其在第三人公司的股东身份问题,不属于本案原、被告之间合同纠纷的审查范围,且原告也未举证证明双方之间存在投资权益归属争议,故原告的此项诉请法律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再次,关于协助办理股权变更手续问题。如前所述,原告作为实际出资人如果要求从第三人公司外部进入公司内部,应按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进行操作。原告没有举证证明其已经具备了《公司法》规定的成为第三人股东的相应条件,也没有举证证明其未能成为第三人股东系因被告违约所致,因此,其以未办理股权变更为由,主张由被告承担违约责任并要求判令被告协助办理变更手续,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延伸阅读

1、所需书面证据:①代持股协议这是最重要的证据,而且最好条款详细规定权益归属。②打款证据最好备注款项用途,最好打款给公司公户或法定代表人账户。③名义股东的收条 ④分红收据通过名义股东给的公司分红记录。

2、名义股东的非基于股权处分的债权人,根据商事外观主义原则有权向人民法院申请对其股权强制执行。关于《公司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理解与适用问题,该条款规定:“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工商登记是对股权情况的公示,与公司交易的善意第三人及登记股东之债权人有权信赖工商机关登记的股权情况并据此作出判断。根据商事外观主义原则,有关公示体现出来的权利外观,导致第三人对该权利外观产生信赖,即使真实状况与第三人的信赖不符,只要第三人的信赖合理,第三人的民事法律行为效力即应受到法律的优先保护。基于上述原则,名义股东的非基于股权处分的债权人亦应属于法律保护的“第三人”范畴。因此,本案中詹志才因其未能清偿到期债务而成为被执行人时,刘爱苹作为债权人依据工商登记中记载的股权归属,有权向人民法院申请对该股权强制执行。

3、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之间是委托投资关系,该协议只能约束双方而不能约束所投资公司,因此二者之间是投资权益归属纠纷而不是股权纠纷。如果实际出资欲显名成为投资公司的股东,因为这关系公司股权控制权的变化,还需除名义股东之外的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否则不可能成为公司的股东,即使名义股东同意也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