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82-5691-8400、133-0569-6978

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因未到期而未实缴出资即转让股权的原股东,是否还需要承担出资义务

2020-12-08 09:34:35     次浏览

相关法律规定
     《破产法》第三十五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的出资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管理人应当要求该出资人缴纳所认缴的出资,而不受出资期限的限制。
     《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条之规定,管理人代表债务人提起诉讼,主张出资人向债务人依法缴付未履行的出资或者返还抽逃的出资本息,出资人以认缴出资尚未届至公司章程规定的缴纳期限或者违反出资义务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管理人依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代表债务人提起诉讼,主张公司的发起人和负有监督股东履行出资义务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实际控制人等,对股东违反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出资承担相应责任,并将财产归入债务人财产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案情简介
       2015年3月23日,瑞银公司登记设立,注册资本6100万,其中,钟晶晶认缴出资5490万元,占股90%,曹海刚认缴出资610万元,占股10%,认缴期限均为2030年4月14日之前。2016年4月22日,钟晶晶以0元价格将瑞银公司15%的915万元的股权转让给了周成;曹海刚也以0元价格将瑞银公司10%的610万元的股权转让给了周成,认缴期限仍未2030年4月14日。2017年6月9日,钟晶晶又以0元价格将瑞银公司75%的4575万元股权转让给了伊波,认缴期限为2030年4月14日。前述股权转让协议均约定,瑞银公司后续的出资义务由受让股东伊波和周成承担。2018年12月24日,法院以瑞银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不抵债为由,裁定瑞银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并指定王建军律师事务所为破产管理人。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管理人以现任股东伊波、周成未认缴出资且认缴期限加速到期为由,要求二人履行出资义务,并要求钟晶晶、曹海钢承担相应的连带责任。其中,钟晶晶、曹海刚以其现已非公司股东为由,拒绝履行出资义务。本案经杭州中院审理,最终判决,现任股东伊波、周成履行6100万元的出资义务,钟晶晶、曹海港不履行出资义务。
 
法院判决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浙江瑞银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伊波、周成等追收未缴出资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9)浙01民初1813号】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二:其一,伊波、周成是否应当向瑞银公司履行出资义务;其二,钟晶晶、曹海钢是否应当承担相应的连带责任。针对上述争议焦点,本院具体评析如下:
       第一,关于伊波、周成是否应向瑞银公司履行出资义务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的出资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管理人应当要求该出资人缴纳所认缴的出资,而不受出资期限的限制。”本案中,伊波、周成为瑞银公司现股东,二人均未向瑞银公司履行过出资义务,虽然瑞银公司章程规定伊波、周成可在2030年4月14日之前足额缴纳出资,但因本院已受理瑞银破产清算一案,伊波、周成的出资义务已加速到期,其应立即向瑞银公司缴纳其所认缴而未缴纳的出资。并且,根据现有有效证据,瑞银公司前股东钟晶晶、曹海钢以及现股东伊波、周成均未向瑞银公司缴纳过注册资本。关于周成陈述瑞银公司股东个人已代公司偿还6000万元以上的债务,因周成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该事实,且股东个人代公司偿还债务形成的是股东与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并不能因此认定股东已向公司缴纳注册资本,故本院认定伊波、周成未曾向瑞银公司缴纳过注册资本。瑞银公司对伊波、周成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周成抗辩认为其系代伊波持股、无需出资,且即使需要缴纳注册资本,也应以瑞银公司负债及其出资比例为限。对此,本院认为:
       首先,就周成与伊波之间的代持关系,周成并未提供有效证据予以佐证,对该事实本院不予认定。
       其次,瑞银公司已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股东出资作为破产企业的财产,应当在企业破产时向全体债权人进行清偿。现瑞银公司管理人履行职责,要求伊波、周成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其目的亦是将取得的款项用于向瑞银公司债权人清偿,故本案所涉纠纷实质上为瑞银公司与其债权人之间的外部纠纷。周成系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登记在册的瑞银公司股东,瑞银公司的债权人凭借对登记内容的信赖,有理由相信周成就是瑞银公司真实的股东,因此,即便周成与伊波之间确实存在股权代持约定,也不能据此内部约定对抗瑞银公司的债权人。
       最后,周成认为其应缴纳的出资应以瑞银公司债务数额及其出资比例为限的抗辩理由,并无法律依据。
综上,周成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第二,关于钟晶晶、曹海钢是否应当承担相应的连带责任本院认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应当按期足额缴纳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各自所认缴的出资额。本案中,钟晶晶、曹海钢为瑞银公司成立时的股东,根据公司章程规定,其可在2030年4月14日前缴纳出资。故在公司章程规定的上述出资期限届满前,钟晶晶、曹海钢未向瑞银公司缴纳出资并不构成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违法行为。同时,钟晶晶、曹海钢向伊波、周成出让股权后,其负有的股东义务及享有的股东权利已一并概括转让给了受让人,各方签订的三份股权转让协议也对出资义务作出了相应的约定。并且,瑞银公司也未提交证据证明钟晶晶、曹海钢存在其他的、应对出资义务承担连带责任的情形。因此,根据现有有效证据,瑞银公司要求钟晶晶、曹海钢承担相应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实务经验总结
        一、对于公司的股东来讲务必要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如期足额的履行出资义务,即使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公司的破产管理人仍然有权向公司未实缴出资的股东追缴出资。即使在公司章程规定的认缴期限未到,一旦遭遇公司破产,认缴期限就会加速到期。特别需要对因未界出资期限即转让股权的股东来讲,转让方务必在股权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股权转让意味着股东的权利和义务概括转让,不再承担继续履行出资的义务。
        二、对于管理人来讲,在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务必要审查股东是否已经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未到履行期限的,也要加速到期,依法追究股东的出资责任,以做大破产财产,最大限度的维护债权人的利益。必要时,可以在破产受理法院,提起追收股东出资的诉讼,追缴股东出资。